狐狸二公子

【双教主】 花吐症

“艾卡哈姆·唤晴!剑阁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形?!”
跪在下首的女子身形瑟缩,却自始至终未发一语。
恨地一掌拍在手边的乌木几案上,鎏金嵌宝的银杯银壶猛地一跳,在绘着大秦城堡的盘子叮当沧啷地响了好一阵子。亮得赛过珠宝的灰绿色眼睛锁在了女子的头顶,等了半刻也懒得僵持,扬声道,
“邀月!牵那对白虎黑狮来!看她说是不说!”

在拱形的侧门后,从宫殿一边的回廊上传来了猛兽特有的沉重呼吸,沙啦沙啦的声响则是厚厚的肉垫和尖利的趾甲在钩画着波斯精美的长毛地毯。
审问唤晴的大殿内,除了她哆嗦下产生的衣饰的轻响和极低极压抑的啜泣,没有任何的杂音。向侧门的方向微微一侧头,牡丹会意,便要下去开门。
恰在此时,身后转出了一个蒙面少年,俯身说道,“唤晴明显就没去,这么死了,多可惜,圣教主,把她交给我吧。”

闭了闭眼睛,在看不到的前方,一级阶下的苗疆王子和身侧的黑衣男孩的视线,若有实质地碰撞冲击。
…… ……
“我不是他。若教主念念不忘,何不去助他一臂之力!”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良久,才点了点头。没有睁开眼睛,只抬手召回了牡丹。

当天晚上,并没有传任何人来近身伺候。
在宽大的床上辗转反侧,只觉得头痛欲裂。撑着身子坐起来,柔软的兽皮毯子滑落到了腰际,正要揉揉眉头,一阵咳嗽,震地心口都有些闷痛,下意识地伸手一捂嘴,接下了唇间咳出的物事。
寝殿没有留着灯盏,只是借着星光去看,那朵残了的花儿红艳,很像很像一捧鲜血。

“穆萨……”
是罂粟花啊。

昔作芙蓉花,今为断肠草。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