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二公子

终于有些明白人。
糖的来路不正,不吃就好。

waynelsv:

刚在微博上看到的,觉得这位说的真是条理清晰、明明白白的,对小哥哥真是大写的心疼ಥ_ಥ

补上视频截图。半夜笑得不能自已……
p1 凶巴巴的秀萝大哥
p2 一脸mmp的江晚吟

名剑大会风采赛·番外篇 ——魔道众人的大师赛

#算是剑网三大师赛应援吧,灵感来源于官方视频《应无惧》的参赛队伍:)。

#恶搞向

#全员存活的小甜饼。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出于神奇的因缘际会,以及神秘的力量碰撞,低魔世界的修仙世家误打误撞统统掉进了名为“大唐·剑侠情缘三”的系统世界里。

修为大大受限、不能为所欲为,又分别被一群可以隐身的家伙和好几个漂亮姑娘打了一顿的温若寒才不会说,是他认为寒日长老的名头是对他温家炎阳烈焰的挑衅才搞出这么一档子呢!更加不会说,红衣袍皮带钩露大腿真的有点好看嘿嘿嘿,可惜了他的小徒弟身量不大够,多半是穿不起来那么一身的。

小黑喵陆瑶峰大人对此表示:再在黄山的温泉看见你,打得你妈不认识你哦!

1.言归正传,依旧是藏剑叶家的报名登记处。

详尽知道自家老大都被打成熊样近期出不了门的温家姐姐抄着手表示:呵,谁爱报谁报。

但是,她一转头,手里的俩“伤员”就勾肩搭背推推搡搡地走向了那个看起来就很富贵精明的胖大叔。不是——魏无羡,你给我回来?至少按着说好的,先给我把阿宁找到再随你尊便带江澄浪去?还有,祖宗你能看看周围穿着这款式衣裳的侠客们都是什么样吗?!

温情扭头,忒丢人......

2.是的,江澄魏无羡,是两个没什么风雅气度的花哥。

作为主修花间的食人花,羡羡表示,很好很好,来师妹,哥哥罩你。江晚吟循例冷哼一声,却对两人身上的紫衣暗自满意。

有人满意,有人自然不是那么满意;不,是很不满意。——抬头看着乍然比自己高了半身、却依旧金灿灿的三弟,赤锋尊聂明玦,恨恨按住粉色的小裙子的角,抬腿、连跨带蹦才上了桌子。

对面被背上突如其来的沉重压得一趔趄的二少呢,一张笑颜几欲往笑崩的方向发展,没敢......忍了又忍,终于把一双亮晶晶的漂亮眼睛弯成熟悉又妥帖的弧度,举杯道,“大哥,既然只是灵力被封而安全无虞,便暂不作他想吧,小弟敬你一杯!”

3.等蓝曦臣牵着自己的马找到这家路边酒肆时,金光瑶小少爷已经在一堆散落的酒坛子之间摊平在桌板上了。

别问我千杯不醉的金光瑶是怎么答应跟他大哥猜拳,又被秀萝大哥灌趴下的,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仙督大人从没喝过西市腔?

一脸正直可亲的年轻军爷脸上笑容有点维持不住,对着浑身气势沉沉的小丫头不确定地叫了一句,“......大哥?”小姑娘没应声儿,只是那气势更锋锐迫人了一些。军爷转头看看目光已经失焦的二少,回过头对着粉粉嫩嫩的小丫头又问了一句,“那是...三弟?”小姑娘这回双手抱胸,点了点头。

不由自主嚷嚷出来沉迷二哥美色的人是没看见他二哥一身红衣,白马银鞍的出场;看见的那个呢,并不为发小反正怎么都很惊人的美色所动,只是郁闷于被二弟摸头了。

3.是男人就上勾勾西。

但是吧,有人一掉过来,真的还就不是男人了呀:)

比如,秀萝大哥聂明玦;再比如,一问三不知聂怀桑。

这会儿,聂家、妹妹正拄着陌刀在城门口东张西望呢。见远处一金一粉两道身影走过来,表情马上亮了亮。

“玄羽,三嫂,不…阿愫妹妹!怎么样怎么样,搞到入场券了吗?”——聂·看似一脸单纯的盾娘·没有大哥盯·欢欣雀跃·怀桑。

“虽然不是瑶哥吧,但是一两张名剑大会入场券还是有的。”——莫·继承金家传统是个二少·三句不离瑶·有点得意·玄羽。

“嗯,但就是要上场。”——秦·企图以天策副统领千金蒙混进场失败·是秀秀不是二小姐更不是军娘·愫。

三人对视,沉默了一下马上振作了起来,“走走走!去就去啊!我哥你哥双杰双璧的名字都写在报名簿上了,这是多好的出本一手素材!”

“我们也去躺竞技场!”

“就是!挣他一大票!”

【魔道祖师】金苹果

#希腊神话paro第一弹·魔道祖师之金苹果#
#谁是魔道祖师最美丽的女神?#
#满怀敬意地ooc,但是…剧毒,慎点#
#剧毒!剧毒!剧毒!重要的事说三遍#

英雄金子轩年轻有为,神王决定将美丽可爱的海洋女神江厌离嫁给他。金麟台上召开了盛大的婚礼,邀请了男方和女方的亲朋好友。魔道众神也在观礼之列。
但是战神聂明玦的胞妹(划掉)胞弟,主管纷争的不和女(划掉)男神一一聂怀桑没有被任何人邀请。(聂大哥我不好意思,委屈你做一会儿种马神王的儿子。)

大家都在看婚礼上英俊的新郎拥吻他的新娘,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溜进了宴会,在宴会桌上放了一个珍贵的礼物一一金苹果,“送给最美丽的女神”。

在婚礼上,众神纷纷赞叹,“江厌离今天真漂亮啊!”“是啊。”礼成之后,不知谁先发现了桌子上那个显眼的金苹果,引来三只手同时握上了它一一分别是婚姻女神金夫人,智慧女神温情和爱与美的女神秦愫。

三人互不相让。
“你松手!”
“凭什么,这本该是我的!”
金夫人大怒:“两个丫头怎么敢和我抢最美丽的称号!我是最高的女神!”
温情不服:“只有智慧,才是真正的美丽。”
秦愫撩了撩一头秀发,温温柔柔地开口:“没有人能抵抗我的魅力。”

几乎就在同时,三位女神同时转头面对着神王金光善:“金光善!你来评判!”
女神争胜的气焰是如此强盛,就是众神之王也不敢妄下定夺。只见他用金色的衣袖拂了拂额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讪笑一声,“最美的女神应当由最美的男神来评判!而魔道祖师,公认的最美的男神就是一一蓝曦臣!”(蓝二哥我对不起你。你太吻合阿波罗,不得不被坑。)
代表真理的男神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但不愧是光明的主神,很快恢复了温雅从容,可亲地笑道,“我认为由神来评判女神是不公平的,神界最美丽的女子应该由人间最美丽的男子来评判才好。是不是呢?”

一旁的金夫人已经等待不及,“不管是谁来评判!只要快点!”
她的丈夫不愿意在小事上违逆她,便开口道,“金光瑶!速去人间把最美的男人提上来!”
“好的,爸爸!”
得力的传令官足下展开了飞行的羽翼,举着他的双蛇杖挡了挡眼前有些喧嚣的疾风,飞下金麟台去寻找这个人一一牧羊的小王子薛洋。
他飞过一片草地,正有一阵歌声入耳,
“一只、两只、三只小羊…”
“四只、五只、六只小羊…”
“七只、八只……”
“薛洋!我的朋友!”神使落在了他的身边。
“嗨!金光瑶!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了?”
“长话短说!你快跟我走!”

至于薛洋怎样评判最美的女神呢?
这次评判又真的可以平息女神们的怒火么?
请听神使金光瑶下次实况播报。

明祝枝山书,曹植诗赋。

【双教主】 花吐症

“艾卡哈姆·唤晴!剑阁那里,到底是什么情形?!”
跪在下首的女子身形瑟缩,却自始至终未发一语。
恨地一掌拍在手边的乌木几案上,鎏金嵌宝的银杯银壶猛地一跳,在绘着大秦城堡的盘子叮当沧啷地响了好一阵子。亮得赛过珠宝的灰绿色眼睛锁在了女子的头顶,等了半刻也懒得僵持,扬声道,
“邀月!牵那对白虎黑狮来!看她说是不说!”

在拱形的侧门后,从宫殿一边的回廊上传来了猛兽特有的沉重呼吸,沙啦沙啦的声响则是厚厚的肉垫和尖利的趾甲在钩画着波斯精美的长毛地毯。
审问唤晴的大殿内,除了她哆嗦下产生的衣饰的轻响和极低极压抑的啜泣,没有任何的杂音。向侧门的方向微微一侧头,牡丹会意,便要下去开门。
恰在此时,身后转出了一个蒙面少年,俯身说道,“唤晴明显就没去,这么死了,多可惜,圣教主,把她交给我吧。”

闭了闭眼睛,在看不到的前方,一级阶下的苗疆王子和身侧的黑衣男孩的视线,若有实质地碰撞冲击。
…… ……
“我不是他。若教主念念不忘,何不去助他一臂之力!”
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良久,才点了点头。没有睁开眼睛,只抬手召回了牡丹。

当天晚上,并没有传任何人来近身伺候。
在宽大的床上辗转反侧,只觉得头痛欲裂。撑着身子坐起来,柔软的兽皮毯子滑落到了腰际,正要揉揉眉头,一阵咳嗽,震地心口都有些闷痛,下意识地伸手一捂嘴,接下了唇间咳出的物事。
寝殿没有留着灯盏,只是借着星光去看,那朵残了的花儿红艳,很像很像一捧鲜血。

“穆萨……”
是罂粟花啊。

昔作芙蓉花,今为断肠草。

名剑大会风采表演赛

第五弹了居然……

10.少女菲菲的烦恼
叶琦菲很生气。
特别生气。
出离生气。
最近几场站在竞技场上的组合,只要是江湖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哦!
名剑大会,只要是江湖人,都知道是叶家开的哦!
叶家小一辈儿的扛把子,只要是江湖人,都知道是谁的哦!
然而,名剑大会…主办方…小小姐,在后台看报名表的时候,上头明显的不能再明显地写了两个名字一一源明雅,赵涵雅。
阴阳师很了不起吗!
叶琦菲,已经不满足于在背后画个圈圈诅咒那个小矮子了,她决定找场子!
可是…菲菲找了一圈,只有到她半条腿高的杨天抱着她的腿说是姐姐我跟你去……背后杨刘夫妇笑的…十分慈祥。
叶琦菲:“很好,以后的表演赛门票,我们翻一翻吧。”

11.家里不只有妹夫可以揍
熊孩子吧,只要有了本事,在群众的眼里就不是熊孩子了。
比如,一个时辰之前坑地没有邀请券的各大门派弟子哭爹喊娘告祖宗的叶琦菲,就是商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嘛。沉没成本什么的,你懂我懂,你懂你掏腰包,我懂我收笸箩。
但是,在熊(?)孩子的家人长辈眼里……大概……还是熊孩子。
柳惊涛杨青月上了场。
第一场,对面是柳浮云和叶炜。
杨大公子还好,清醒着:“诶,那是你弟弟诶。”
柳·恨不能搞个大事·惊涛:“别留情,往死里揍。”
第二场,对面是杨逸飞和康雪烛。
柳大庄主:“青月,那是你弟弟诶。”
杨大公子:“哦,教训一下恶人康雪烛,然后就躺吧。”
轮到李承恩叶英,对面是叶蒙叶凡。
酗酒的,偷铁的,拉七秀小姑娘手的,家法还是军训,你们是有选择的。
对了,李统领你等等,你也有份。
相对于叶英这般以一敌三的情形,三敌一的也不是没有。
李沁郡主她家吐蕃女婿在一边,笑盈盈看着漂亮媳妇对着小王爷李倓耳提面命一一真,姐姐提着耳朵,师兄李复压着肩。
从盛世图景讲到百姓心声。
小王爷今天也不开心呢。
不听不听,师兄念经。

名剑大会风采表演赛

第四弹

9.揍妹夫这件小事的余波
揍(准)妹夫嘛,也不是谁想揍就能揍的。
比如叶晖,特想来着。
然后隔壁厢里的秀坊坊主呢,都不用看他,就能读出来叶二庄主瞩目一个大盗登堂入室的腾腾怨念和“还不如有个贵族空头衔的穷鬼”这种诡异比较。
叶芷青多聪明善良一姑娘,起身就去撺掇对面坐五毒包厢的师妹去了。
曲云的心还是动了一动的。
鉴于这是这么一个喜大普奔(雾)的世界。热闹不凑白不凑,段位不上白不上。(bu)
然而五姑娘一寻思,叶家老二他靠这么一出名剑大会又赚得盆满钵满了,她就一动就拒了。
还没完。
凤瑶扭着水蛇腰走过来,连连说“唉呀,特殊赛的门票涨了一倍的价,这再涨我可掏不起!只能去寻赵公子了!”
曲云:……
……
最后,叶晖收到了一张纸条,“叶郎,”叶晖一颗沧桑的心颤了颤,“就算云应了上场,你也打不过长风万里。”句号。

至于门票价钱的事,真不赖叶晖,要问叶琦菲。

名剑大会风采表演赛

第三弹
#含大量私设,慎#

7. 总有那么一组22上场你就控制不住记几。

当李承恩看着叶英向他伸出手,架势就像头天晚上阿萨辛把手伸给姑娘去扶的时候,幸福地有些不真实的感觉迅速战胜了被其他门派支配的恐惧。
一上场,李承恩悟了。不由感叹叶二庄主的抽签和保密工作做的真好呀,这一场的内幕肯定教他大哥知道了,只有他不知道。
对面。卫栖梧和叶婧衣。
叶家小姐和新姑爷的对面,已经站过了叶炜柳夕,以及叶凡唐小婉。
前几次吧,都是从小到大没什么同龄女伴的叶小姐被嫂嫂拉到了一边,姑嫂头碰头脸挨脸地说悄悄话儿去了。这边卫栖梧从名剑场的这个角(挨)打到对角的另一个。
叶英想去。
没队友。
没好意思请叶芷青……
以及,真·千金·小姐抱怨了,“哥哥呀,都没有对手呢,我都不能活动活动筋骨。”
于是,李承恩这个T就被理所当然地提上来了。他自我觉悟挺高的,就是堆堆小药,抗住比李无衣大一岁的叶家小姐的千叶长生就行了。
至于革命战友卫栖梧啊,啊……阿英大概会留他一命的吧。

8.眼里的小苹果?

书接上回。四个(伪?前?半?)明教弟子站了个脸对脸。
底下阿萨辛兴味盎然笑开两靥。
然而一盏茶过去了,场上没有猫。不,没有人。
然后有所冲突。当年的玉女果断挑了她哥几乎无冷却地砸技能。剩下又懵又萌的小圣女眼睁睁看着对面蒙面男子不跟她比对流了,换了满级红衣的打法。
然后……
又没有人了。
一场洋猫土猫带个混血串串的JJC打地旷日持久。
可也不艰难。
打到最后,米丽古丽已经领着同名的妹妹讨论怎么煮奶茶了。
留着两个公的,不,雄的,也不是,男的,打得滚到一起拳拳到肉一一
“你凭啥找我'妹妹'跟你打JJC!”
“滚!你那边儿还是我妹妹呢!”
“你妹妹认你吗!”
“那你妹妹更不认你!”
……
啊,天气真好。

已经围观了卫栖梧(挨)打了三场的唐无乐和这边的明教护法自来熟地坐在了一起。
“唉,你说咋没人陪咱揍场妹夫呢?”
“辣锅叫咱妹儿莫得嫂子嘞。”
何护法瞅了眼主家席上的妹夫。移过眼再瞅瞅妹妹。移回来。抬起眼看了看教主的俩义子已经演变成小孩子打架,没吭声。
“也是……哪家丫头有他家小子好看嘛硬是白白嫩嫩的!”唐无乐狠狠揪了大黄一把毛。